中国与美国

文青

阿玲教授是我在美国认识和熟悉的好朋友。她原在中国的一所大学任教,2015年跳槽到美国高校任职。她告诉我美国高校的一些“内幕”,对我很有触动。我转述三点,也许对大家思考中国高等教育有点滴帮助。

 

(一) 临近暑假,她组织本校教师培训。我好奇地问:教师不放假?假期他们会参加培训?她说:“教师参加培训是自愿的。除新任职教师第一年必须参加学习管理系统培训外,学校和学院不硬性要求教师参加技术培训。但很多教师都会积极参加。每期 30 人的培训名额一旦开放,很快就会报满。教师参加培训的目的,是想学习新的技术或工具,把课上得更好”。

 

(二) 因为培训主题比较多,内容比较细,她常担忧培训进度滞后。“那怎么办?”我有点替她担心。“我们不赶进度。教师能把教的这些技能学会也行。关键要将所学的内容,应用于课程设计。每次学一点,慢慢进步”。

 

(三) 给我触动大的,是她告诉我的大学招聘教师的不同理念。例如,法学院的教授往往会有5-10年的律师经验;教授商业法的老师往往在政府商业管理部门工作过。教育学院的教授,如果研究的是小学教育,则往往曾在小学工作多年。

 

以上三点,不知道大家看了有何感受?我刹那间感受到美国高校运作的特别。比如,教师假期自愿参加培训,目的只是为了把课上得更好。这种敬业态度,也许在美国老师看来不值一提,因为那是他的本分。他也需要好好工作,否则将饭碗不保。我们的老师工作稳定,没有饭碗不保之虞,可是教员的职业精神却与其差距不小。不要说假期参加培训,就是日常工作该尽的本分有时都很难。由此,支付了同等的劳动报酬,时间也不拖欠一天,人们对待工作的精神怎么会有如此大的差异?难道失业风险才是好的鞭策手段?

 

又如对培训进度,他们重视实效,而不在于向教师灌输了多少内容,讲授了多少技能,而在于教师培训后能用什么,会用多少。这与把培训当灌输的做法,是不是也有些不同?哪种更好呢?

 

再如教师聘任理念。也许这不适用于所有教师。但是,游泳教练自己得会游泳,开车师傅自己得会开车,这应是常识。这样的教师也才能被称为有真才实学。可是,这种常识到了学校,为什么就不起作用?我们高校的教师聘用,大多重视应聘者的博士学位、海外学习经历、学术论文等三大件,但常常将实践经验弃置一旁。这样的做法是我们太保守、粗糙,没有真正弄懂学术的内涵,还是本应如此?

 

当然,一流大学、一流学科的建设,无疑是方方面面的集成。但日常具体的工作得过且过,却指望这所大学后能创一流,赶美国、超日本的,这可能吗?


下载期刊:pdf全文点击下载
暂无评论
评论
昵称:
内容: